我的百萬分之一

您在這裡

「瘦瘦弱弱的一支樹幹,然後有三根外來的枝幹再去支持她。代表這棵樹是移植來的,不是從小在這裡長大的,她自己其實站不好,所以才需要其他支架來保護她。」站在羅斯福路的人行道上,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副秘書長孫秀如仰望著她連續觀察21天的路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