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領好悍子

您在這裡

「欸!韓萱,妳地理系的耶,用什麼免洗筷,很沒sense。」地理系滋養了韓萱對於環境與人的關懷之心。她先前是環資會的志工,後來成了高中地理老師。前陣子,她和未婚夫穿著2017年的地球日T恤拍婚紗照,我們不禁也好奇:這地理系女孩,是怎麼走上環保之路的?⋯⋯

當女力發揮,即使是美國總統川普恐怕也無法忽視。全世界女性如何為更好的環境努力?柔軟而堅持的力量如何改變世界?邁進30年,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24日舉辦「氣候變遷與綠色女力國際論壇」為自己慶生,並邀國際夥伴分享經驗。⋯⋯

一個是埤頭的里長美玲,一個是西螺的畫家馬哈。當她們相遇在西螺埤頭,小小農村將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隨風翻滾稻浪,是在農村哺育下成長人們的共同記憶。但時代演替,連綿稻浪不再。離家多年後回鄉的馬哈,將兒時農村印象繪畫成冊,為逝去的過往,留下一頁頁回憶。⋯⋯

看似雜亂,社子島有斑駁,更有歷史軌跡的溫暖,雙河會的天寬地闊,和都會難得一見的田園美。⋯⋯

自2016年7月起,李力與2007年綠色中國年度人物、「淮河衛士」霍岱珊、武陵山生態保護聯合會創始人楊建初等人,先後三次來到湖北石首市對楚源集團的環保問題進行深度調查⋯⋯

關廟的鳳梨生產面積約600公頃,鳳梨收成後,除了部分側芽作留種用途外,其餘莖葉全部由怪手攪入土中做肥料。一朵花許玓維感到大片的農業資材,只能成為堆肥,甚為可惜,開始上網尋找國外鳳梨莖葉利用方式、拜訪原住民學習傳統工藝製作,終於找到鳳梨莖葉的利用方法,其葉肉殘渣不但可以抄成紙張,甚至能從鳳梨葉抽出纖維,進而捻線紡紗,製成如蠶絲薄紗般的衣服。⋯⋯

編者按:詩人吳晟於今年初發表新書《種樹的詩人:吳晟的呼喚,和你預約一片綠蔭,一座⋯⋯

初秋跟金磊約訪,花了一些時間喬來喬去,因為他不是在前往花蓮就是將赴東加王國逐鯨的路上,而日前出版的《黑潮洶湧》,他也以主角之一悄然現身,作為延伸或前奏,隨著另一個故事躬身下潛、親暱不知不覺進入冬天的海洋,依舊遼闊。⋯⋯

「大家之所以不敢出來是因為看不到其他人-他跟我講他很在意,另個他跟我講他很在意,另個他也跟我講他很在意,可是他們不知道他們之間串聯起的力量是很大的。」⋯⋯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