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孟琬瑜(自然書寫作家)

我們的世界怎麼了?

回顧台灣過去的十大死因排行,在40至50年前,位居榜首的是意外死亡;到了十至二十年前,以腦中風、心血管疾病居冠(因為物質生活太好,營養過剩);近十年,則以癌症排名第一。

這些演變,似乎都可從社會以及生活型態的轉變當中,找到相對應的原因。

而癌症的原因,則跟現今有太多的農作物都使用農藥有關,許多重大疾病似乎不斷在驗證著農藥與食品添加物在人體造成的問題。

在台灣,吃進肚子裡的食物,我們還有機會可以選擇不用農藥的蔬菜和水果。

穿在身上的呢?

棉花的果實。圖片來源:孟琬瑜

台灣是個不生產棉花的國家,我們有機會能夠選擇嗎?

大多數消費者都認同穿純棉衣服的舒適感,但很少人會關心棉花怎麼來。

從消費端開始改變

像印度是世界重要的棉花生產國,然而,在印度已經幾乎找不到非基因改造的棉花種子了,原因是原生棉花種子已經出了問題。這是位在消費者、使用者這一端的我們感受不到的。

但是,單靠我們每一個消費者個人的力量,又能夠改變什麼嗎?

昶君是我大學的學姊,也是主婦聯盟的社員。我邀請她到主婦聯盟合作社關新站開一場有機棉的講座。

大約十年前,她從十餘年的電子產業工作生涯,體認地球環境面臨的災害與問題,創辦了一家以有機棉製做自有品牌嬰幼兒服飾的公司,並以講座分享持續推廣有機棉,希望一方面能生產減少農藥毒害的衣服,一方面要教育消費者了解衣著與個人健康和地球土地的生機緊密相依的關係。

她表示,推廣穿有機棉衣,最終的目標是土地,希望世界上能有更多的土地翻轉成為有機種植。作為一個消費者,我們至少可以做很簡單的兩件事情,一個是「關心」,一個是「實踐」。

從「關心」開始,了解它們是怎麼來的;「實踐」就是我們可以選擇買或是不買。

她認為,現代人有許多連結是斷裂的,無論是吃的食物、穿的衣服、開的汽車...,不知道這些東西怎麼來,卻也絲毫不關心、不感興趣。

我想,她所說的連結的斷裂,其實正呼應了人與自然關係的斷裂。

過去人類的祖先在生活中的各種需要都採集和取材於自然,然而,進入工商業社會之後,許多生活中的需要都轉為買與賣、以付費來換取服務,這不僅切斷了人與自然的連結,讓生活中的必需成為商品,也讓人失去了許多生活中親力親為的能力。

以衣服來說,大多數人在購買衣服的時候,會詢問價格、注意材質、產地,卻不知道一件衣服是怎麼製造出來的、也不知道來源、有沒有毒。

衣服是種出來的?

棉花是錦葵科棉花屬的灌木,它的花與同為錦葵科植物--黃堇、秋葵、朱槿、山芙蓉、木芙蓉...的花很相像,果實為蒴果。

花朵剛開的時候是白色或黃色,開花後不久花朵會逐漸轉為深紅色,花瓣掉落後留下綠色的棉果繼續長大。

棉花的纖維是從棉果中的棉籽表皮上長出,塞滿整個棉果。棉果成熟時果皮顏色轉為褐色,並且爆開成為米白色棉球。(彩棉的棉球則為黃褐色和綠色)

棉球經過棉農以手工或機器採集,經過軋棉機壓成棉磚。開棉(打鬆),梳棉,紡紗。
整經,織布(平織)。退漿,染整(染色)。裁剪,縫製。

衣服會變成環境生態殺手?

全世界的田地只有3%為棉田,然而,使用於棉田的農藥量,卻佔全世界農藥用量的25%!

一件純棉T恤,用了將近三分之一磅的農藥,不僅傷害棉農的健康,也傷害了土地。

一塊種植棉花的棉田,在十年之後土地酸化嚴重,再也種不出任何東西。

市面上很容易買到許多便宜的百元T恤,然而,生產過程賠上的土地代價,卻沒有算在衣服的價格當中。

使用於農田的農藥包含殺菌劑、除草劑、殺蟲劑、落葉劑,它們會讓棉田的微生物、害蟲和益蟲、雜草全部死亡。由於棉花開花結果的時間先後不一,棉花是由下往上開花和成熟,植株下方的果實成熟爆開時,上面的棉果還是綠的,或還在開花,然而非有機耕種的棉農為了防蟲,一律噴藥,會讓下方先成熟爆開的棉球帶有許多農藥。

那落葉劑呢? 

原來,非有機耕種的棉農為了方便採收,會在棉田中噴灑落葉劑,讓棉花的葉子全部掉光,非有機耕作的棉田一眼望去,只剩下一片白花花的棉果。落葉劑是1965~1971年美軍於越戰中使用的化學武器:橙劑,當時在越南的叢林噴灑了7500萬磅,使農地漲不出任何作物,造成許多胎兒畸形,也讓生物滅絕,森林死亡。

有機棉田則不會施用落葉劑,棉田一眼望去留有許多葉子,不會是光禿禿的。棉農會等待果實成熟,分好幾次進行採收。

地球是一個封閉的環境,台灣雖然不生產棉花,農藥仍會透過土壤、地下水、河流、湖泊、海洋...的食物鏈,進入世界上其他地區。因此南極的企鵝體內也驗出DDT成分。

看不見,摸得到: 穿上血淚交織的棉衣?

開發中國家的棉農,在沒有得到足夠的農藥使用教學和防護器具的情況下噴灑農藥,造成許多棉農農藥中毒和死亡,更可怕的是,許多棉農買不起孟山都的基改棉籽和農藥,或還不完買農藥的貸款,自殺死亡的棉農人數更高於中毒死亡人數。

基因改造的種子可說是世紀之毒,孟山都基因改造的種子必須搭配他們的除草劑和殺蟲劑使用,許多棉農負擔不起這些支出。貸款永遠還不完,土地更加貧瘠,買更多的農藥...,棉農落入了永無止盡的惡性循環。

織布與整染過程使用的化學品,造成環境的污染,排放的廢水,造成水生生物的死亡。

講師陳昶君向聽眾展示棉花果實,一邊解說衣物製程產生的污染。圖片來源:孟琬瑜

棉花裡的農藥,人也吃得到?

採收的棉球當中,有60%的重量是棉花的種子,早期寶鹼公司提煉棉籽油,用於製作蠟燭,後來精煉之後用於飼料和食用。

在餅乾、零食、花生醬當中使用的植物油,通常為棉籽油、油菜籽油、大豆油。昶君以一知名的花生醬為例,其原料中就含有棉籽油

棉籽榨油後的籽粕用於養牛,棉枝和棉殼軋成真空包用於種香菇。

施在非有機耕種的棉花上的農藥,正透過各種食物、食品,吃進我們的身體。

不當衣著是毒物進入身體的管道

而皮膚是人體重要的吸收器官,棉花的農藥殘留、衣物製作整染過程使用的化學製劑,以及進口成衣在運輸過程使用的殺蟲劑與防霉劑,都有可能透過皮膚吸收,對人造成過敏與毒害。

有機棉衣的原料取材自健康的土地中種出的有機棉花,棉田連續三年以上不施農藥與化學肥料,不使用殺菌劑與基因改造的棉花種子。從棉花、纖維、紡紗織成棉布,到棉衣的後製過程,均限制化學品的使用,使用天然品生產。

因此,使用非有機方式生產的一般棉製品,最終導致土地消耗殆盡;而有機棉製品能保有環境永續經營的大地。

有機生活的省思

種一件有機棉衣,有可能改變世界,消費者的力量可以決定世界的走向。

在印度,種植有機棉田大多是小農,擁有的土地面積都不是很大,要生產有機棉產品,往往需要集合許多小農的力量一同生產。當身為消費者的我們願意選用有機棉衣物,將有機會使更多的棉田土地轉成有機棉田,讓農藥減少,毒害減少,造成一個正向的循環。

Q&A:

有社員問道,其他成衣的廠商生產有機棉的衣服。

昶君認為,當做成衣的廠商願意使用有機棉原料,即使不見得是完全使用有機棉原料,但能夠誠實地標示出使用百分比,對於消費者、對於土地就有很大的改善與誠意。

雖然有通過認證的有機棉廠商是一種指標,但更重要的是廠商是否有心?用心的程度是否可以讓消費者感受得到?而不僅是把有機棉產品當作一項販售的商品。昶君認為,「有心」是願意在過程中拉近生產者與消費者的距離,讓消費者真正了解生產者,了解衣服是怎麼種出來的。

有機棉衣服的顏色除了使用白棉加上植物染或環保染料染色,另一種是使用棉球天然顏色為咖啡色或綠色的彩棉為布料。

良心纖維──有機棉

從這場有機棉的講座,我們彷彿一同經歷了一趟一件棉衣是如何從棉田長成、到製為成衣的旅程。也是一趟我們過去幾乎沒有機會看見、關心和了解的「百工斯為備」的旅程。

雖然工商業社會的生活步調,確實讓人與土地的關係變得更加遙遠與疏離,然而我們都能夠做的或許是一份從自己出發的關懷;從關懷一件物品的來處,重新找回對生產者、消費者與土地之間的關懷與連結,並且以有意識的消費,讓生活中的許多選擇,都成為友善自己、友善生產者健康、也找回土地生機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