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野共生

您在這裡

過去40年,全球的生物多樣性就降低了60%。當生態系崩解,人類身為自然的一部份,也將無以為繼。守護生物多樣性就從你我身邊做起,毋須捨近求遠:城市中的公園、家裡的陽台、公寓或辦公大樓的頂樓,那些我們不曾有機會熟悉的「生物鄰居」們,其實一直都和我們一起生活著。 ⋯⋯

「台灣是我心中最有資格講生態的島嶼,台北市是世界首都城市,最有潛力做生態城市。」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這樣認為,並提出大灣草圳、帶狀濕地的構想,希望野生動物有地方停駐,喚醒人們對水的關注。⋯⋯

位在加拿大西南端的愛德蒙頓市(Edmonton),為亞伯達省(Alberta)首府,位處溫帶草木區,是北方針葉林及南方草原的交界區,四季分明,降水較集中夏季。位置的特殊性,讓愛德蒙頓市同時具有針葉林和草原地區的氣候與植被特色,再加上蜿蜒綿長的北薩斯喀徹溫河(North Saskatchewan River)貫穿城市,形成豐富且多元的棲地類型,如遍佈森林的河谷、深谷,以及落葉林地、小湖泊、濕地、草原、沙丘和泥炭地等,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夏日炎炎,建築的立體綠化和綠屋頂是降低屋內溫度和節能的有效方法,研究顯示設置綠屋頂可讓室內降溫約2.5度。為減少都市熱島效應,從建築著手進行節能減碳。⋯⋯

還記得《老鷹想飛》裡的黑鳶嗎?林務局與台灣猛禽研究會2018年合作推出另一部以老鷹為主題的生態紀錄片《城市遊俠——鳳頭蒼鷹》,由新銳導演王喆宣製作,記錄鳳頭蒼鷹在城市落地生根的種種樣貌。⋯⋯

台北赤蛙(Hylarana taipehensis),體型纖細修長,約3到4公分。背部金黃綠色或綠色。體側有白色背側褶極為醒目,背側褶內外側各有一條黑色縱帶,腹側另有一條白線,因此側面看起來,是兩條黑線和兩條白線交錯排列,非常美麗而且特殊。傳說若欺侮、捕捉台北赤蛙,雷公會生氣,所以台北赤蛙又稱「雷公蛙」,台語稱「神蛙」,也有人稱牠們為「土地公蛙」。⋯⋯

春、秋清晨,城市還在沉睡,17歲的克萊兒.韋納(Claire Wayner)已經穿梭在美國巴爾的摩市中心尋找鳥屍。雖然她很努力地想找到活體,但大部分都是冰冷屍體。「很難預測今天會撿到多少鳥,也可能一隻都沒有。有時候鳥群就像搬離了這個城市一樣。」韋納說。⋯⋯

英國有許許多多不同的信託組織,其中,「倫敦野生物信託」(London Wildlife Trust,簡稱LWT)以保護倫敦野生物棲地為主要目的。該信託組織成立於1981年,是「英國野生物信託」(The Wildlife Trusts)的47個聯盟成員之一。⋯⋯

每當走入鄉村的傳統市場,總特別能觀察到常民食用蔬菜的多樣性。跟城市裡的超市或一般市場菜攤不同,這些傳統市場的邊緣,有些農婦或老人家販售自家栽種的蔬菜之餘,還會擺上採集來的野菜。野菜的樣式多元,且隨著季節而有不同。⋯⋯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