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高雄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蔡英文政府上任後為達到2025年非核家園施政目標,各種能源轉型的方案正逐步提出,似要全力衝刺,經濟部次長楊偉甫多次宣示政府能源轉型的規劃目標是2025年達到燃氣占50%,燃煤降到30%,而再生能源要達20%。只是這樣的路徑圖政府要如何達成?在能源轉型的道路上,台灣是否還缺少了什麼?

為因應全球溫室氣體減量,德國的減碳和能源轉型目標在全球擔任領頭羊,透過政府政策推動,近10年來不僅國內再生能源產業蓬勃發展,更積極敦促其他國家為減緩地球暖化加緊能源轉型的腳步。

德國在台協會副代表施碧娜6日在高雄舉行能源轉型專題演講。攝影:李育琴。
德國在台協會副代表施碧娜6日在高雄舉行能源轉型專題演講。攝影:李育琴。

「地球不能再等了,」德國在台協會副代表施碧娜(Sabrina Schmidt-Koschella)6日表示,「在面對全球暖化的減碳道路上,台灣正站在起跑點,但似乎還未起跑。」

她應環保團體地球公民基金會之邀,到高雄分享德國能源轉型經驗,並強調德國花了40年走到今天有明確的減碳策略和綠能發展,但台灣沒有這麼長的時間,因為氣候變遷所帶來的災害不會等待。

德國能源轉型  企業、公民扮演關鍵角色

德國在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有明確的能源轉型策略,首要目標就是在2020年前將溫室氣體減量達40%,且到2022年逐步廢除核能,此外,為確保能源安全,擴展再生能源的使用和促進能源效率提升為其主要策略。

再生能源在德國政府政策推動下快速成長,施碧娜指出,2015年上半年開始,再生能源已成為德國用電的主要供應來源,目前全國電力29%由再生能源提供,將逐步達成2030年占45%,及2050年達到80%的目標。

施碧娜表示,在能源轉型路徑上,德國企業扮演重要角色,公民的參與更是主要關鍵。

她指出,在產業面,德國政府棍子與胡蘿蔔並施,提出規範,並補助產業在能源製造、運輸和使用上採用潔淨能源,而企業也了解唯有創新和進步才能帶來成長,因此也積極研發淨碳技術、使用高效率的燃煤技術和改善排碳設備等等。

她還強調,德國的GDP成長與減碳多寡並無相關,相反的,近年在致力減碳下,GDP仍穩定成長,發展綠能對經濟有幫助,光是綠能產業就提供了40萬個就業機會。

德國公民風力電廠Windpark Druiberg。(cc by Zero2Cool_DE)
德國公民風力電廠Windpark Druiberg。(cc by Zero2Cool_DE)

讓人民參與發電 綠能支持度就會提升

德國的能源政策獲得大眾高度支持,是讓再生能源能夠快速成長的主因。施碧娜說,為了減緩氣候變遷、達到能源自主,高達93%民眾認同未來應發展再生能源。

儘管民生用電必須加價以支持再生能源的發展,德國民眾仍能接受,因為人民了解新科技必須花錢投資。不過另一個主要原因是發展再生能源,民眾可以從中獲利,享受更環保電力的同時,也能有利可圖。「只要民眾投入再生能源的生產,綠能的支持度就會提升。」

德國能源政策鼓勵社區發展自有再生能源,強調電力為人民所有,自己的用電自己發,並且把多餘的電賣出去,獲利由社區共享。「目前德國46%綠能計畫都是社區自有,由居民或農民營運,關鍵就在於公民參與,居民主動投入。」

施碧娜解釋,德國的再生能源在電業自由化和大量社區公民電廠投入下,提供了民眾多元、便利的綠電選擇。

德國弗萊堡社區能源共享計畫。(cc by naturalflow)
德國弗萊堡社區能源共享計畫。(cc by naturalflow)

「在德國,民眾要搬家時,切換新的電力供應商,比更換手機門號還要簡單。」她說,政府提供20年躉購電價的誘因,鼓勵各種綠電公司成立,開放社區發電和賣電,因此社區型的電力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德國開放社區發電售電後也沒有財團壟斷電業的問題。

今年年初,台灣修改《電業法》,期望開放電業走向多元、自由化,但她認為台電公司的想法太過守舊、缺乏創新,應該鼓勵小地方有自己的發電機制,才能提供人民更多元且更有競爭力的綠電方案。

公部門思考解決方案 不要只找最便宜的

對於台灣的能源政策和綠能發展,施碧娜提出了她的觀察。其一是公民的參與不夠積極,「德國一切都是從人民開始的,」她說,德國有超過40年的環保歷史,一開始對於環境保護、改善污染都是人民要求政府制定法規,推動政策改變,因此政策制定是由下而上。

不過在台灣,通常都是在專家學者和NGO的敦促下,政府才進行改變,而在政府政策決定後,人民才去參與。她認為台灣民眾應該更積極參與能源轉型,讓每一個人都參與進來,才能加速改變。

高雄市政府環保局長蔡孟裕向德國駐台副代表施碧娜提問關於能源轉型中公部門的態度和角色。攝影:李育琴

另一方面,在回應高雄市政府環保局長蔡孟裕提問有關公部門的角色時,施碧娜表示,政府單位在思考解決方案時,應選擇最好、最先進的方法,而非最便宜的。她認為,目前國際綠能發展進步,有很多台灣可取經的經驗和技術,並非總是要由台灣人自己來面對,解決問題。這些問題在德國早已經歷過,有相當的經驗和技術可以學習。

此外,台灣公部門在遇到問題時經常選擇避開或放棄,而非積極溝通共同解決,例如太陽能光電板遇到民眾屋頂違建問題時,該如何解決,各單位應坐下來好好討論,以發展再生能源為目標一起想辦法。

還有,台灣政府在提供綠能的低利融資上卻步,政府部門只看到綠能建設昂貴、一有損失可能是上千萬,卻沒想到少了低利融資阻礙產業發展,未來整體環境可能會有更大的災難損失。

德國沒有購買外國核電 也不會去買

德國在歐盟與鄰國電網相連,有擁核人士認為,德國對外宣稱發展再生能源,卻透過電網向鄰國購買核電或高污染的燃煤發電,施碧娜澄清,德國目前並沒有向法國購買核電,雖然他們確實可以去購買這些便宜的污染電力或核電,但這不是德國的政策目標,未來也不會這麼做。

面對可能的缺電危機,施碧娜說,德國選擇發展更好的儲電設備和電網,以達到最終再生能源為主的用電結構。

施碧娜會後與地球公民基金會和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經發局長曾文生合影。圖片提供:地球公民基金會。
施碧娜會後與地球公民基金會和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經發局長曾文生合影。圖片提供:地球公民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