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2017年4月5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2017年黑面琵鷺全球普查出爐!全台總共紀錄到2,601隻黑面琵鷺,比去(2016)年增加了541隻,再次創下數量新高。不過,經濟部目前規劃在嘉南廢鹽灘,設置800公頃太陽能板基地,卻讓保育人士憂心忡忡。

「不該為了解決一個環境問題而傷害生態、製造另一個環境問題!」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定調,不支持影響生態系服務的計畫,他將展開跨部會協調,尋求綠能、保育甚至產業的多贏對策。

最愛台灣!黑面琵鷺來台數量再創新高

2017年黑面琵鷺全球普查於1月15日完成調查,全台51個樣區與全球同步進行調查,總共紀錄到2,601隻黑面琵鷺,約佔全球總數的66%;比去(2016)年紀錄到的2,060隻增加了541隻;全球總隻數為3,941隻,比去年3,356多了585隻。台灣再次創下紀錄新高、全球增加最多的國家,且連續三年突破二千隻等殊榮。

最愛台灣!2017年全台各地共紀錄到2,601隻黑面琵鷺。攝影:王徵吉。林務局提供。

透過中華野會全國26個會員團體合作與林務局經費挹注,今年共進行全國51個樣區調查,動員鳥友超過百人。

調查資料顯示,黑面琵鷺數族群今年集中於西南部沿海濕地,以台南市的1,810隻數量最多,數量超過200隻的有嘉義縣513隻及高雄市247隻,其中台南市增加282隻,為全台之冠。

此外,台灣西南部沿海濕地仍是黑面琵鷺度冬最重要的棲地,也是全球度冬最重要的棲地,比例佔全台98.8%。度冬族群數量逐漸增加下,族群數由主棲地四草、七股陸續向南北擴散,由嘉義與高雄沿海濕地黑面琵鷺數量顯著增加可見一斑。

能源局:光電板讓鳥遮風避雨 保留1000公頃給水鳥

上述結果固然令人欣喜,但經濟部為了設置太陽光電,把眼光放到西南沿岸的「廢鹽灘」,則引起保育界憂心。

經濟部「太陽光電2年推動計畫」中,地面型設施目標為610百萬瓦(MW)設置量,相中產權相對單純的西南沿岸廢耕鹽田,位於嘉義有323公頃、台南437公頃,其中布袋鹽田將近300公頃的位置,包含西南沿海的鹽田、滯洪池等濕地都被納入設置區域,根據中華鳥會調查都是水鳥棲息的熱點。

台灣沿海提供充足食物,尤其西南部沿海濕地是黑面琵鷺度冬最重要棲地。攝影:王徵吉;林務局提供。

經濟部能源局主秘蘇金勝接受採訪時表示,嘉南沿海的廢鹽灘總面積達4350公頃,因為已不用來曬鹽,其中300公頃歸為國家重要濕地,規劃為太陽光電設施的面積則有800公頃。

「那一大片鹽灘地,確實有很多水鳥,無論棲息覓食都是很好的地方;但這裡不是天然的棲息地,是替代性的棲息地,因為荒廢在那裡,才有很多水鳥來。」他說,農委會也會規畫濕地和自然保育區,整體營造適合水鳥棲息的地方;水鳥是築巢而居的,這裡不是牠們的巢,所以並不是非到這裡不可,只要是找到棲息的地方就會落腳,而且是季節性的。

另外,施工期會避開11月到隔年3月水鳥抵台棲息的期間,甚至架好的光電板還可遮風避雨,有可能吸引水鳥前來。「設置光電板問題應該不大,如果有一千多公頃給水鳥棲息也就足夠了。」

中華鳥會:未兼顧生態 綠能政策大打折扣

大規模太陽光電設置的生態衝擊,最主要是大面積棲地喪失,以及光環境變動導致濕地生態功能改變。而興建及營運階段對水體的污染衝擊則不確定。

對於能源局的規劃,中華鳥會發表聲明指出,「鹽灘濕地並非不能設置太陽能,只是目前的方案研擬的地點真的衝擊非常大!」

布袋鹽田黑面琵鷺調查與能源局規劃區位套疊結果。文字是能源局的說明,色標為黑面琵鷺熱點。資料來源:黑面琵鷺保育學會及經濟部能源局;製作:洪貫捷。

前中華鳥會主任洪貫捷表示,鹽灘地「天然」與否,並不是重點,因為台灣西海岸的天然棲地已幾乎消失;過去50年天然泥灘地喪失超過一半,廢棄鹽灘變成重要的替代棲地。預定施工的鹽灘地,鳥類數量與密度不輸保護區,廢鹽灘對鳥類的重要由此可見。這些替代棲地若再消失,鳥類將無處可去,導致數量下降。

洪貫捷說,鳥當然會停在光電板上,也有少數會利用結構營巢的案例,但並沒有所謂「整體增加」或「改善」水鳥棲地的情形。保留1000公頃給水鳥夠嗎?他認為是個殘酷的問題,「在我們還有選擇下,是否該迴避重要棲地、減少開發規模?這才是我們要重視的。」

農委會定調:不損及生物多樣性下支持綠能

記者為此採訪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他表示,全力支持國家發展綠能政策,但不該為了解決一個環境問題而又製造另一個環境問題。「農委會在這件事的立場非常明確,不支持不利於生物多樣性的決定。」他認為,濕地具有眾多生態功能以及生態系服務價值,太陽能光電板不該選在濕地生態上。

布袋鹽田以及西南沿岸,經果鳥友多年調查,已知為台灣水鳥族群最豐富之處。圖為反嘴鴴族群聚集布袋鹽田的畫面。攝影:蘇銀添;圖片來源:中華鳥會。

3月23日,陳吉仲在中興大學生命科學院舉辦的「太陽能板對溼地生態影響座談會」中也公開表示,濕地上蓋太陽能板若沒有科學依據,相關規劃應暫緩;若沒有相關的基礎研究就貿然實施,風險太大。另外,將安排能源局、營建署、林務局,與民間團體進行跨部會討論;並了解國外案例研究,找出創造三贏的方法。

至於能源局尋覓200多頃土地發展再生能源仍有機會,陳吉仲說,農委會盤點中的重金屬污染、確定無法用於耕種的農地,就可選擇用來設置光電板。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建議,大面積太陽能板設置,仍應優先考慮以重金屬污染、不適合農業耕種的場址。且目前配置似乎過於集中西南沿海,在饋線穩定之前,太陽能等再生能源的發展,最好能均衡地配置於北中南東各區,避免過度集中,減輕電力調度的壓力。

「綠能發展是減緩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的重要政策,我們全力支持,但不應該盲目地犧牲台灣人民共有的生態環境。」中華鳥會主張,此案規劃與決策過程應透明,利用科學方法進行監測,避開生態敏感地點,尋求綠能發展與生態永續共存之道;對於未有充分科學研究的棲地,應採取保守態度、委任第三方進行詳細監測後再進行評估,而非貿然開發。

布袋鹽田的黑面琵鷺。蘇銀添攝影。圖片來源:中華鳥會

黑面琵鷺Platalea minor小檔案

別名:飯匙鳥、黑面勺嘴(台語)
學名:Platalea minor Temminck & Schlegel,1849
英名:Black-faced Spoonbill
分類:鸛形目Ciconiiformes,鹮科Threskiornithidae
身長約76cm,頭頸長,雙腳修長的涉禽水鳥。嘴黑色長而扁,末端扁平如琵琶狀。雌雄羽色相似,繁殖羽除頭後與胸羽黃色外,其餘全身為白色;頭後枕有簑狀長飾羽呈長冠狀,非繁殖羽黃色胸羽與頭後簑羽消失。
黑面琵鷺是《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之瀕臨絕種野生動物,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亦列為瀕臨滅絕等級的物種。每年秋季10月至春季4月,成群的水鳥選擇到台灣度冬,包括稀有的黑面琵鷺,主要棲息於海岸潮間帶與附近濕地,河口泥灘地、漁塭、泥沼。
確知的繁殖地是北韓、大陸遼寧鄰近黃海的少數無人小島。遷徙時,先經江蘇鹽城濕地,再繼續沿海岸南下,到達南方的台灣、香港、海南島、北越等地度冬,少部分在日韓等地越冬。(資料來源:農委會林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