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姚盈芳(聯合國大學永續性高等研究所UNU-IAS研究員);整理編撰:廖靜蕙(本報特約記者)

前言:「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系統」(Globally Important Agricultural Heritage Systems,GIAHS)是聯合國農糧組織(FAO)於2002年約翰尼斯堡地球峰會上發起的框架。GIAHS是一個活躍,不斷發展的人類社會體系,概念與傳統文化遺產或保護區截然不同,並且更為複雜。

過去農糧組織認為開發中國家的傳統農業面對快速崩解,而欲以GIAHS框架加以保護,2009年隨著日本對里山地景的關注與重視,進一步以指定GIAHS積極保護里山里海地景,並改變全球對於GIAHS的認知。
本文依據聯合國大學永續性高等研究所(UNU-IAS)研究員姚盈芳演講整理而成,將GIAHS的概念和日本經驗介紹給讀者。

保護傳統農耕智慧 FAO推世界農業遺產

聯合國農糧組織(FAO)長期以來的任務,是提供足夠的糧食供應全球,用以解決飢餓、貧窮的挑戰;要達到這個目標,就需大量生產,但在大量生產的過程,無形中對環境、自然生態造成負荷與衝擊;所以尋找對環境不造成過大壓力、能夠永續利用的農業模式,也是FAO致力達成的目標。

2002年約翰尼斯堡地球峰會探討永續性發展,FAO也提出「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系統」(Globally Important Agricultural Heritage Systems,GIAHS)回應。這個指定框架是用以保護和介紹一些面臨危機的傳統農業系統,不只是注重生活、生產環節,更加重視的是依附農業的生物多樣性、景觀、人類代代傳承下來的知識體系(傳統知識)、文化等多層次概念,讓農業動態地景更具韌性,得以持續保護利用。

至今全球有39座GIAHS,涵蓋18個國家,卻未有歐洲及北美等先進國家的案例。雖然2002年推出GIAHS時,是鎖定保護發展中國家的傳統農業嚴重受脅,但須要保護的傳統農業,未必落在開發中國家。

聯合國大學副校長武內和彥,同時也是發起里山倡議的權威,即認為GIAHS適用於日本,因與他宣導里山倡議的概念,和保護日本的里山里海是相輔相成的。於是2009年起,在日本推動GIAHS理念,並於2011年提出申請並獲得指定,成為第一個申遺的先進國家;韓國也跟隨腳步加入GIAHS行列。

此舉改變了GIAHS原先的想法,開始積極推動歐洲國家加入行列,也有一、兩個歐洲國家提出申報書,預計明年有更多先進國家加入。

GIAHS:不忘農業依附的多元功能與價值

農業提供的價值絕對不只有產值,它創造的多元、多層次功能與價值是不可切割的,GIAHS申請的五項標準即反映了這個事實:

1.食物與生計的保障,在發展中國家,生計的保障非常重要。

2.支持與農業相關的生態系統:這項標準包括與農業息息相關的生物多樣性,棲息田邊、森林,甚至海洋。更重要的是生產的多樣性,包括傳統作物的基因、種子多樣性,海洋資源、水產的多樣性等。

3.地方與傳統知識體系:如傳統農耕知識、漁法、與傳統產業相關的資源分配,例如水資源分配等。

4.文化、價值體系與社會組織:文化建構與傳承有助於維持社會凝聚力,讓當地人有歸屬感。當社區力量凝聚起來,就不會因為氣候變遷、歉收等因素輕易離開,文化保留社會體系,讓大家能共同解決問題。農業生產就是為了吃,飲食文化更是支撐當地農業重要的一環,不容忽視。

5.地景與海景特點:土地和海洋利用的方式,而不只是為了視覺上的美學,這包括利用不同的地形、海景來維繫生計。

世界農業遺產:日本經驗

日本有8個GIAHS,2011年首度入選的,除了能登半島以里山里海申請成功(參考),還有一座位於新潟縣的佐渡島(日本第二大離島)也以朱鸛米獲得指定。

日本80年代還有土生土長的朱鸛,因人類過度獵捕而於日本絕種;為了讓朱鸛在日本野外重生,於是從中國進口一對朱鸛培養繁殖,並恢復兼顧朱鸛覓食棲息的傳統農耕方式。這個概念介到全球,獲得世界農業遺產認可,主題就是與朱鸛共生的國度──里山。

2013年新增3處,分別為「靜岡的茶草場農法」、「阿蘇的草地管理與永續農業」,以及「國東宇佐農林漁復合系統」

靜岡茶不但知名,背後更維繫了生物多樣性。靜岡縣掛川地區有很多茶園,茶園旁則保留草場,是半自然的草場,秋天割草曬乾,入冬後覆蓋到茶園土壤上改善土質,使茶更美味、產量更高。無形中也保護草場。日本過去國土的13%是草原,目前卻不到1%,因為日本人不再用草來做為農耕用或家用,草原越來越少,導致生物多樣性也減少,以及減少多樣化利用的機會。

茶農維護掛川草場,無法用機器割草,只能用附馬達的割草機,而且很多地方都需手工整理,雖然辛苦,但也將400年優質的製茶技術傳承下來。

另一處位於熊本縣阿蘇地區,是知名的火山地區,周圍是寬廣的草原,維繫這片草原端賴幾百年歷史的牧牛。這種牛是古代從朝鮮帶來的赤牛,是放牧、吃草長大的,因為牠們吃草,得以維持草原的樣態,否則就會演替為森林的自然樣貌。

雖然牛隻的數量不足維持這一片大草原,因此有一半須靠人工割草,以及傳統燒草的方式,而這樣的利用智慧維持千年以上。

第三處則為於大分縣國東宇佐半島地區,由於土壤含水量欠佳,以至於雨水一來就快速沖刷進入海洋;為了妥善利用土地生產,當地人在半島的山上種植一種闊葉樹種,保護水源涵養,讓半島下游得以進行農耕行為;而涵養水源的做法,也有助大海的循環系統,構築草原和森林的有效利用。

2015年又有「長良川的香魚」、「南部與田邊的梅系統」及「高千穗鄉與椎葉山的山地農業與林業系統」三個案例指定為GIAHS。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利用里川的案例。

岐阜縣長良川,橫跨愛知縣名古屋,周圍都是人口密集的城市,約84萬人居住的流域區。長良川適合以里川的概念,串聯里山與里海。當地的官員則認為,里川是偏遠地區的小河流,不適合繁華都市的概念。

但這種認知並不正確。姚盈芳解釋,里是代表有人類利用的地方,鄉下的小河川如果沒有人利用,不過是大自然的一環,而非里川;里川是代表有良好利用河川。

長良川是國家一級河川,水質非常好,漁夫在水源頭種樹,居民長久以來養成愛護水源的文化,每個家戶的廚房都會設計從高到低三個不同的水盆,第一個水盆用來飲用,第二個水盆的水拿來洗滌農作物,到了最後一個,則拿來刷地板或清潔環境。因為水質保護做得好,才能支撐內陸的漁業,這也使得長良川以香魚將里川詮釋得淋漓盡致。

另外,和歌山縣南部與山邊,除了梅子生產,山上留下一片用來製作薪材的森林,森林涵養水源,幫助半山腰的梅園以及下游的梯田。二月梅花盛開非常美,蜜蜂嗡嗡作響,農民雖養蜂,因因蜜源少沒有拿出去賣。二月採蜜,夏天農耕,形成當地獨特的生產節奏,而蜜蜂更成串聯里山里海的使者。

※ 註釋:「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系統」(GIAHS)在中國翻譯成「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日本則稱為「世界農業遺產」。這裡提到的Agricultural「農業」,不僅包含農耕,也包括林業、漁業及畜牧等,是一個統稱。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