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綠專欄

您在這裡

比較本屆IMDC與前一屆會議最顯著的變化,莫過於科學研究的爆炸性成長。微塑膠和微纖維的研究是最火紅的題目,即使在這個科學家雲集的場合,還是有人拋出普羅大眾的疑問:「我們到底能不能吃海鮮?」、「連瓶裝水也有微纖維,我們該怎麼辦?」。雖然台灣在全球治理海洋廢棄物的版圖裡,我們在科學研究的腳步慢了許多,也缺乏在地研究。不過,台灣的限塑政策與回收表現,已走在許多歐美國家之前。⋯⋯

南卡羅萊納州水族館的保育總監Albert George在閉幕典禮上所說:「當你捲動老師,就能捲動世界。(When you engage the teachers, you engage the world.)」回歸台灣現場,蠟燭多頭燒的老師們,要能有效推廣海廢教育並不容易,但也不乏充滿熱誠的學校者,努力見縫插針進行教育。例如成功遊說台中市平鎮國小、潭秀國中、新北市海山國小等學校,讓營養午餐水果改換無塑包裝、鼓吹學校舉辦無塑園遊會,甚至自掏腰包鼓勵學生實踐無塑。環境教育工作者如何將這些螢火微光更有系統地集結、相互支援,值得努力一試。 如同12歲起就在峇厘島當地發起「掰掰塑膠袋(Bye Bye Plastic Bags)」運動,今年已17歲的女孩梅拉蒂(Melati Wijsen)在大會演講上所說,年輕人雖然只佔人口的25%,卻是100%的未來——下一代的海廢教育不能等!⋯⋯

塑膠污染正在扼殺我們的星球、侵害我們的海洋,世界地球日今年鎖定「終結塑膠污染」為行動目標,呼籲正視以下十大真相,號⋯⋯

目前為止,我們已聽說太多讓人膽寒的海洋塑膠污染,不論是尾巴纏住塑膠棉花棒的海馬,或本該是世外桃源的島嶼天堂變成塑膠噩夢,在在顯示,塑膠氾濫已經瀕臨地球生態能容忍的臨界點。⋯⋯

1960 年代中期,美國的科學家、漁民與保育人士,漸漸發現全球海洋出現可觀的海洋廢棄物。尤其在北太平洋,有非常多遺失或廢棄漁具,跟其他非漁業來源的垃圾(像是貨櫃網跟塑膠包裝袋),這些都可能造成多種海洋生物因纏繞或誤食而死亡,包括北方海豹、夏威夷僧海豹、海龜、海鳥與魚類等,而海洋廢棄物也可能威脅人類健康安全。今年三月,綠色和平將前往美國聖地牙哥參加第六屆 IMDC,這次的會議重點將集中在海洋廢棄物與微塑膠(或微纖維)的監測和預防、教育與溝通、有效法律規範和政策,以及創新案例分享。⋯⋯

小小的保麗龍顆粒,漂浮在汪洋大海中,成了藤壺還有海藻的新家。五顏六色的微小塑膠碎片,是海中浮游生物,小魚、小蝦的新鄰居。每天,數以噸計的塑膠廢棄物,進到大海,最終它們會以什麼樣貌,重新回到人們的生活?⋯⋯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