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心萍(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公民/社區電廠的意涵,就是讓所有人一起實際參與能源轉型,也一起享受綠能的種種好處,而這裡講的所有人,也包括縣市政府,下篇將介紹縣市政府和市民一起激盪出的種種火花。以及,地方政府要如何做,才能讓和市民一起成為好夥伴,一起翻轉在地的能源結構?

辦公大樓屋頂裝設太陽能板。本報資料照。

市政府和公民的能源轉型,可以一起促成哪些事?

看足球賽:

德國Grossbardorf 足球俱樂部則想在屋頂上蓋太陽能板,但缺乏資金,市政府便積極支持當地的合作社(Friedrich Wilhelm Raiffeisen Energiegenossenschaft Großbardorf),並透過球迷們集資,最終俱樂部租下了屋頂20年,而能源合作社的成員可以得到財務上的回饋、或可以得到球票、或是看球必備的熱狗。(也許常在講台灣足球元年的體委會,可以考慮一下~)

推廣能源教育、提供專家諮詢:

台灣很多縣市都羨慕韓國首爾「省下一座核電廠」的成果。成功的關鍵往往在專案的延續性。而在比利時和德國,市政府和公民/社區電廠的合作,就能讓市民參與的方式很直接,居民可以參與發電,也能參與省電。

  1. 德國Oden:把廢棄啤酒廠改造為能源之家
    德國的Oden把再生能源設的部分營用來經營「能源之家」,能源之家前身是做啤酒廠,現在則是行政中心,裡面雇用了能源顧問、建築師、工匠、房地產借貸人、這些專家的工作,除了負責回答市民們各種各樣能源相關的問題,能源之家裡面也有餐廳、幼兒園、停車場、以及公共展演空間。(台灣的蚊子館請參考…)
     
  2. 比利時Eeklo:雇用專家為公私宅進行節能工作
    早從1999年Ecopower能源合作社在取得比利時Eeklo市的合約後,投資了3座大型風機。所產生的收益用以支付兼職能源專家的薪資。這位專家現在負責市政府的公有建築的再生能源及能源效益(分區供暖系統),同樣也協助居民進行民宅節能的工作。
     
  3. 比利時根特市(Ghent):節能、創能到分散式發電
    根特的地方合作社EnerGent複製類似Ecopower的模式,和市府協同合作的方式下,EnerGent獲得了5萬歐元的借貸,為市中心重要地標---戰爭紀念碑中心裝設雙層玻璃。

    EnerGent也協助一般民宅的節能改造,能源專家也協助市民釐清節能方面的需求、排定改善措施的優先順序、並且追蹤後續的改造工程;除此之外,也協助公有屋頂和私人住宅安裝太陽能板。市民也可以投資其他屋頂,接下來更會和WiseGRID Horizon 2020專案連結,建置4個歐盟國的智慧電網,要藉此證明公民參與的分散式發電是具有經濟效益的。
     
  4. 比利時Tongeren:公立小學能源查核
    BronsGroen合作社,在比利時Tongeren 的五所公立小學進行能源查核,透過觀察、蒐集資訊、及提供解方,讓當地的小學可以減少水、暖氣和電力的使用。(台灣許多學校都在苦思如何節能,教育部請參考~)

回饋社區建設,在地居民都得益:

位於比利時的Dour 及 Quévrain的Emissions Zéro合作社,兩座地方政府將利潤投資在其他永續能源專案上,以及回饋社區的專案,因此可說不只是合作社的參與者,而是所有人都可因此得利。

從上面的案例可以看出,地方政府和公民/社區電廠合作可以給當地社區種種好處,但地方政府和市民的共同經營,並不是靠自然會發生的,地方政府也需要從各種政策上的設計著手,才能贏得市民的支持,讓市民成為推動能源轉型的好夥伴。

市府和市民合作,並保障市民參與比例

前面提到的1999年,Ecopower 取得比利時Eeklo市的合約,投資了3座大型風機。市議會要求競標的過程必須要有市民參與空間,並要共同擁有設備。同時也讓利害相關者參與獲得訊息,包括市民、環保團體、諮詢委員會、市議會等等,因此形塑了永續能源和氣候行動方案(sustainable energy and climate action plan) 。而方案本身也獲得市民的高度認同,而前述的風機也是方案的其中一項,

比利時的Amel & Bülingen是位於德語區的兩座城市,共同參與市政府產權上的大型風場,專案的50%所有權分屬兩座城市的市政府(各25%),剩下的50%所有權則是兩家地方能源合作社,25%由Courant d’Air持有,剩下的持份則歸特殊目的車輛 (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的公私合作專案

前述比利時的Dour 及 Quévrain的合作社Emissions Zéro開發比利時最大的風場的當中的兩座風機,一半的所有權是當地居民透過Emissions Zéro所擁有,地方政府則擁有剩下的一半,利潤則公平的分配給三位投資方。因此兩座地方政府方能將利潤投資在其他永續能源專案上,以及回饋社區的專案上。

某些地方政府、省及地區市民的參與列為競標條件,在比利時的Wallonia就邀起需有24.99%的當地居民參與,而當地政府的擁有權也佔24.99%,這特別的數字不是依據任何法規,而是依據當地慣例。

相類似的案例也發生在比利時的荷語區,西荷語區與Limburg 的民營風力專案,至少分別20%的擁有權給市民和市政府共享,這樣的作法在荷語區被廣泛地接受,如魯汶、Oud-Heverlee, Torhout, Laarne, Tienen, ScherpenheuvelZichem and Kortrijk 等地方政府,更基於國際合作社聯盟的原則,就決定要讓再生能源專案,要有民眾要享有50%的擁有權。

開放公部門的屋頂

屋頂難尋的問題,特別是在人口稠密用電密集的雙北,是非常關鍵的障礙,本會接觸的雙北社區、社大,都常遇到這樣的問題,有的社大租用公立學校的場地,想要召集市民一起集資,利用公立學校的屋頂上蓋太陽能屋頂,收益想拿來做弱勢學生的補助,或其他公益用途,但最後因屋頂是公有而無法實踐計畫。

有的村里則是里長和里民已經達成共識要打造一座屬於社區的綠能電廠,也想好發電的收益也想好要拿來補助老人照護、快要停駛的社區巴士、弱勢學童照護上…,也已經有里民願意提供屋頂,也有里民願意共同出資,但偏偏民宅因為高樓密集遮蔭嚴重,不適合裝太陽能板,而社區內最好最大片的屋頂,又偏偏是公家單位的。

而對很多公部門來說,屋頂要出租,往往只考慮到價格標。其實對於擁有屋頂的公部門來說,只租給單一系統商,跟開放給社區居民共同出資,其實都一樣單純的扮演包租公包租婆的角色。有的政府單位反應如果讓市民一起參與,後面保險和維運會被問責,但其實後續的維護都同樣是廠商的工作。

但是,有了社區居民的參與,市民們對於能源轉型的想像就得以落實,共識得以提升,還可以照顧到其他公益面的需求。

在2017年,比利時的Kuurne市政府就希望能透過民間夥伴的合作,透過共享公有屋頂上的太陽能板,讓更多市民可以一起來投資。透過和能源合作社Beauvent的合作,現在合作社將開發500 kWp 的專案,而且市政府也可以省下每年5000~1萬歐的費用,現在市政府正積極推動集資計畫。

提供資金

前面提到改造廢棄啤酒廠為能源之家的德國Oden,就提供當地合作社1千萬歐元的融資,總預算3千6百萬的預算則花在投資再生能源設置上,所以當地的社員可以取得當地的能源,部分的營利用來經營「能源之家」,

德國 Saerbeck的一群居民,於2012年就達到原訂要2030年要成為能源自給地區的目標,能提早達到目標,也是地方政府協助成立地方的合作社,並提供社區型公有屋頂太陽能電廠金融。後來,Saerbeck 的居民更加積極,將之前軍方的彈藥庫變成能源公園,採用多種形式的再生能源,包括風力、太陽能、生質能,而這些能源足以供應當地的所需的供暖及電力。

結論

能源轉型將需要公民一起來,因為能源轉型需要投資財力、心力、創新的想法,還有需要大家有共識,政府需要明瞭市民除了是能源的消費者、財政支出納稅人、市民也一樣是綠能生產者。因此,市民應該成為這種能源轉型的核心。然而,筆者在和許多官方單位提及公民電廠時,許多官方代表對於公民參與的想法仍僅考慮:「老百姓想要多少補助才願意裝設綠能?」,卻忽略掉其實市民想要參與的方式是共同投資,因此,市民也能共同分擔能源轉型的成本,而且這樣實際參與的方式,也能讓綠能的利益,可以更實際、公平、透明的回到市民的手上。(點此看上篇